爆爆爆豪

是认真的谢俞试妆!!请扩我腾讯!!!

寻文启示

是武华的一篇文。貌似讲的也是还债嘛,然后华山说一件东西抵多少多少钱,坊里的姑娘全把东西给了华山。然后武当就看华山一件一件脱。←然后文章结尾讲的是武当小时候师傅讲的一个华山为什么穷的故事。

呃有没有人帮我找找这个文啊。

是自己搞的杰佣……人体渣废。莫不嫌弃。

我觉得杰克要被我气死。虽然输了但是我遛得真的很爽。就在爪子碰到自己的最后一刻跳进地窖。耶。

physical love(4)

校园paro。

脑内纠结得太多直接导致了一整节课的浑浑噩噩。下课铃打响的那一刻里安迷修才仿佛从诡异的无限猜测中清醒过来几分。“安哥你怎么了啊?今天晚上格瑞又要帮你补课了这样…”被金的一句提醒,他又顿时抱着头懊恼无比。使劲抓了抓头发,安迷修死鱼眼地看着眼前一脸茫然的金。
金一下子领会了些什么,赶紧道:“雷狮老师好像是有些针对你,但是难道不是因为安哥你在上课前突然跳起来的反常举动嘛~”“噗。”凯莉再会憋笑也再也憋不住了,整个人跟漏了气儿似的趴着笑个不停。“诶!凯莉!哪里好笑了啊!”安迷修现在是一副大家都有些陌生的样子,和从前阳光开朗的安哥仿佛有些不一样。
金认真地看了看安迷修,伸手在人头上摸了摸。“安哥你不会是发烧了吧,如果你实在是顾及面子。为啥不直接找老师谈谈呢。”“我不想。不好意思,金。让我自己一个人静一会。”安迷修趴在桌上,满脑子是刚刚站在讲台上人曾经的音容笑貌。满脑子都是刚刚那个人微屈手指在黑板上轻敲,满黑板潇洒不羁的板书。和他勾起的嘴角。我,为什么还是那么忘不了他,为什么还是那么在意他。
雷狮。明明是,他曾经最喜欢最依赖,可是同时也是伤害他最深的那个人。

突然没有日更真是抱歉。最近突然沉迷第五人格杰佣呜呜呜。接下来会争取日更。←虽然很忙。

吐槽。

不bb别的。玩佣兵没一次遇到杰克。气得改了ID:纯情佣兵遛杰克。顺便有没有杰克扩列啊。戳我

physical love(3)

校园paro

第二天早上清醒过来的时候是金把安迷修摇醒的。一边拽着安迷修的手腕一边用求救帮助的眼神看着格瑞。“安哥对不起啊啊!你居然在外面躺了一晚上——我帮你去请病假吧?”“金。我没事,今天第一节是物理课。我总不能老是让格瑞帮我补物理。”安迷修看着疯狂道歉的金也不好意思再责备什么。他也不太会责备人,反正也是自己自愿的,哪又怪得了别人?

安迷修整理好书本顺便把笔记本放在了桌角。只见凯莉扭转过身体来朝他吐了吐舌头一脸狐疑地问道:“怎么样?抓到了吗?”“没有。还遇到了我…没什么。”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快说漏嘴了于是马上打住。他清楚自己什么事情告诉过小魔女什么事情没有说过。可是当他的眼角瞥到踏着上课铃进班级门的雷狮时,他不淡定了。安迷修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地从座位上弹起来,对上雷狮笑眯眯的眼神,他只好在全班的众目睽睽之下急中生智地大喊了一声:“起立!”最后被回复了班长格瑞深沉的一个眼神。他只好强忍住尴尬地坐下来。“噗。什么嘛,看见帅的就这么激动。你怕不是gay?”“gay什么gay我一点都不gay。我现在非常negative好吧?”安迷修拿手指敲了敲桌角回应着,脑子里不停思索着雷狮会出现在自己物理课上的原因,出于委员长要做好礼仪榜样,他只好皱了皱眉。慢慢将手举高。

“雷狮。你们的新物理老师。没有提问权利请不要擅自举手,安迷修同学。”狡黠的目光定在人堪堪放下的手上,笑意更深。是一种说不出的,狮子将要捕获猎物的感觉。

physical love(2)

校园paro

那是安迷修头一次在晚自习上睡着,美其名曰打探敌情前的断头觉。对此凯莉只能不屑地嗤笑一声顺手就在人伸懒腰的几秒钟里将偷拍人睡觉的照片发给了联系人第一位,收到一个短短的回复“傻。”就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笑什么?”安迷修收拾完了学习用品回过头来一脸的疑惑。“没什么。我就觉得你断头觉的形容用得很有意思。”安迷修看着女孩满是“再问就杀了你”的眼神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你不准备些什么嘛?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哦?”凯莉故意用了重音,刺啦一下撕开一张棒棒糖的包装纸。那样子仿佛安迷修将会成为下一张一样地让安迷修脊背一凉。她熟练地放进嘴里砸吧了几下:“本小姐倒觉得那人不会让你这么好找的,不如去问问烧烤店的老板什么的?”“呜呜呜凯莉小姐你就是我的救星和女神!”恍然大悟后头顶的呆毛都立起来了的人拉过凯莉的手用力摇了摇就一拎包出了教室门。

烧烤摊上人不是很多,但是那浓白色的烟雾还是让安迷修有些受不了。尽管自己还饿着,那羊肉串闻起来也很香...。“想什么呢。”安迷修一抬头对上那说话的人亮紫色的眼眸。顿时一愣才往后退了半步。“什...什么?”他的瞳孔骤然放大,“雷,雷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确定应该叫我雷狮吗?而不是雷狮老师?”人调笑着不正经的表情加上搭上自己肩头的手让安迷修心生厌恶,再加上曾经发生的种种事情,让他一秒都无法在这里停留。他甩开人的手的下一秒后拔腿就跑,穿过了自己最熟的小巷并确定雷狮没有追上来以后才气喘吁吁地走进去宿舍楼里。将要开门的时候他这才一摸口袋,糟糕。钥匙忘在烧烤摊上了。现在回去拿是不可能的了。他想要敲门的手举起了又放下。唉,影响同宿舍的格瑞和金的休息总不太好。他内心踌躇了一会,屈膝蹲在了房门口。坐在了地板上,在走廊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女生宿舍vip单人房中的凯莉正朝着手机大吼着:“本小姐有没有告诉你他今天要去让你躲起来啊?好戏都没得看了啦!”

physical love

校园paro。

安迷修最近的物理笔记本总是在下课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消失。然后又再第二天的物理课前出现在桌角上。作为学生风纪委员会会长居然连自己的小小笔记本都看不好,说出去岂不是丢死个人。可是更让他深感悲哀的是,本子上偶尔居然还带着一股浓烈的烤串味。为了这件事情他真的苦恼了很久,甚至连风纪都不检查就为了揪出那个多次动他笔记本的不明来者到底是谁。可是偏偏他都准备好了的时候,总是没有人上钩。安迷修也只好收拾收拾东西愤愤不平地把笔记本往桌肚里一扔。整个人就这么趴在了桌上,非常地没有了往日演讲台前泛泛而谈的斯文模样。
“哎。思春的少男啊,果真不是本小姐能够理解的。”黑长直齐刘海的小魔女将口中的棒棒糖换了个位置含糊不清地在他背后揶揄着。这是他的恶魔同桌凯莉小姐,一个总是要防不胜防的女孩子。自己动不动就会被捉弄一番的事情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
“弄得像你看到了罪魁祸首了一样。”安迷修没有理她,依旧保持着那样颓废的姿势。一脸的愁眉苦脸仿佛别人欠了他好几百万了似的。
“嘿本小姐说你什么了,”凯莉点了点安迷修头上那根呆毛,“动动你那文科好的脑子呀。怎么没想过要去学校隔壁的烤串店守株待兔呢。”
只见安迷修突然从桌子上一跃而起。吓得前桌正在打盹的金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安哥你好吓人啊!”“他什么时候不吓人了。”凯莉翻了个白眼,“你准备今晚晚自习以后就去?”“当然。去打探一下敌情也是歼灭敌人的一部分!”说完就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转身出了教室们。,留下一脸懵逼的金和一脸关爱智障眼神的凯莉。
“安哥他要去干什么了啊?凯莉?”“还能干什么。去打老公啊。”看着一脸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的金,魔女窃笑一声示意他把头转回去后。低下头去从口袋里掏出最新款的小巧手机翻跃指尖编辑了一条微信。
“今晚别去摊子。你老婆审查。”
收件人:雷总